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五 : 化與打,生與死

2006-12-24


有拳友問:「鬆可以化,這點容易理解,但鬆又怎樣可以打呢?」這問題很有意思,值得較深入討論。今天,是聖誕的前夕。引起了我對「生與死」的再思,亦順便牽引出對「化與打」的進一步探討。

千百年來,猶太人飽受國亡,家破,流離失所之苦。第二次大戰時,更受德國希特拉的大屠殺。在猶太教中(猶太人的傳統信仰),相信猶太人是上帝的選民,是受上帝的特別眷顧,但因為他們多番違背上帝的意旨,墮入罪惡深淵,無法自拔,要受永死的刑罰。但上帝應允會賜給他們一位救主(彌賽亞),把他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。這種信仰,在舊約聖經有詳細記載。在基督教信仰中,相信猶太人耶穌的誕生與釘死帶給了全人類(不單祗是猶太人)救贖及永生的希望。這是猶太教信仰的延續,也是新約聖經的教義。不過,當今猶太人中,極少相信耶穌就是那位上帝應許的彌賽亞。他們仍在等待著,也就是這種強烈的宗教盼望,使猶太人雖經歷千百年的流亡生活,仍然可以有強大的凝聚力;第二次大戰之後,於1948年,在西方列強的協助下,在巴勒斯坦,這塊他們曾經擁有的「迦南」地上復國,稱為以色列國。

特別提出猶太教和基督教來說明「生與死」,因為兩者的「生死觀」是一脈相承的。他們所指的生與死,是精神的生死,而非肉體的生死。肉體的「生老病死」,是人生必經的過程,是「必然的痛苦」,無論是貧富賢愚,也不可避免。而人生真正的意義,就是要怎樣積極面對這些過程,而不是逃避。現今社會,有很多燒炭,仰藥,吞槍,跳樓的輕生行為,其實,大部份這些個案還未觸及「生老病死」的問題,一般祗不過是熬不過佛家說的「求不得」的痛苦而已。但人生的存在價值就取決於「求有得」與「求不得」之間嗎?如果人生的價值取向就是這樣,在宗教的層面,可說是雖生猶死,是「心死了」。所以,能勇敢積極經歷人生的,才是真正的「生」。

不想說教,但正確的觀念,對處事應世,是極重要的因素。有正確的「生死觀」,則「生活無礙」。有正確的「化打觀」,在拳術則「游刃有餘」。

「生與死」,是所有宗教的重要課題。而「化與打」,卻是所有拳術的重要課題。生死之觀念,已簡略的提過;要深入討論,則需另起爐灶。這媯菢娃肸掖N,讓我們進入「化與打」的討論。

拳術的基本功夫是「鬆」,是拳術力量的泉源。開始習拳,必通過拳式,身法,手法,步法,眼法……等等鍛煉;是必經的過程,是習拳的「必然的痛苦」。但這種痛苦,祗是使習拳者養成某些習慣,但要在這些習慣上「求有所得」;終必帶來失望。因為,拳術的根本是「鬆」,其終極也是「鬆」。什麼化,打,拿,發都是在「鬆」的狀態下,在不同處境的拳術反應和表現。不是特定的手法身法。所以,有「化即打」,與「化打不二」的說法。「鬆」是基本「條件」,是必須的「狀態」;不是可用的「方法」。明白這個觀念,就不會給化、打、拿、發這些拳術名詞所困惑了。

在日常事物中,「水」是最能表達拳術所說的「鬆」,及因「鬆」而產生的巨大力量:

1. 水的流動性,可塑性,就是拳術所要求的「鬆的狀態」。在相對靜止的狀態下,在水中移動的物體,都不會被阻礙;物體的動力在水中給「化掉」了。這相當於拳術中的「化」
2. 在流動的水中,物體若迎著水流的方向移來,就會受水的沖激,或倒退或翻沉。有點像拳術中給「發」出去的狀況。

3. 物體留在靜止的水中,就似乎給水「拿著」,包圍著。拳術中的「拿」就是這種情景。

4. 當水衝向固定的物體,激起浪花,就像拳術中的「打」。


在拳術堙A身體鬆柔若水,意念靈活,與人接手,沾黏恰當,自然能捨己從人,游刃有餘。

身體鬆柔若水,就可以達到周身無處不太極,觸何處則何處發。切不可把掤捋擠按採栵肘靠,理解為特定的手法身法。形式祗是假借來作練習的手段;真正的力量是意念藉?鬆柔的身體而產生;不受形式所左右。

水的動,不是主觀的,是週遭環境和地心吸力所引動的。在拳術中,肢體的動,是向前透出的意念驅動,因應對手與環境而調節,也不是主動的。然而,祗有鬆柔若水的身體,才可以順著意念,作適當的調節。

練拳,要多用想像力,一切意念都是假借,無可無不可,不執於形,不囿於意;祗要每到定式,能有挺拔舒適,支撐八面的感覺,久而久之,慢慢讓身體明白,始於知己,繼而知人;由懂勁而階及神明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