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廿七 : 一日三省

2008-06-22


曾子說:吾日三省吾身,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

孔子有門生三千多人,出類拔萃的七十多人。曾子、名曾參,是其中的表表者。古代求功名必讀的《四書》有:《論語》、《大學》、《孟子》、《中庸》。其中《大學》一篇就是曾子所寫。以上曾子的一段話是記錄在論語的《學而》篇。

《學而》一篇的內容,按照南懷瑾老師的見解,是孔子與門生討論「學做人之道理」的對話。這個「學」,並非求一般知識,不是怎樣多讀幾本書,考多幾個學位,藉此去找一份好差事,去求一官半職;而是「學好怎樣做人」。曾子當時就說出了他個人在生活上「學做人」的操練。

「學做人」,曾子認為必須從生活體驗中反省。他每天都檢討行事為人是否:

1. 忠於所處?
2. 信實真誠?
3. 承傳勤習?

對於一個熱愛拳術的人來說,拳術是生活的重要部份。所以,「學做人」的道理對習拳也有極重要的指導作用。先讓我們看一下,這「三省」的內容:

忠:用現代語言表達,就是老老實實的意思,不自欺,不欺人。做老師的,是否傾囊而授,悉心指導,是否誠心培養後學?做學生的,能否專心致志,心無旁騖,審問、慎思、明辨?勤學苦練?求學有所成? 所以,「忠」是對自已負責,也對別人負責。

信:人與人之間的交往,這個「信」十分重要。是通過實際行為操守中表現言行一致,而建立彼此間的信心和信任。

傳與習:傳者,既傾力相傳;習者,又認真勤習;學問才能傳播,孔子所以成為萬世師表,因為他有教無類,悉心指引。學生們能認真勤習,身體力行。

儒家的人生哲理,經二千多年的遞嬗,能廣泛流傳,深入民心,我相信是承習者能照曾子的方法,不斷的反省。使這古舊的哲理可以:「日日新,又日新。」

拳術的傳習不知始於何時,據馬國興老師在《古拳論闡釋》中所引用的拳術文字,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戰國時代,其中有《越女論劍道》,《莊子論手搏之道》等論述。縱觀歷代流傳的拳術文字,其重點都放在神,意,氣,鬆的鍛煉上,可見拳術不是一種創意、不是發明,更非人為的特殊態勢。而是人身體固有潛能的再發現。就如人生哲理不是創作,而是從生活實踐與反省中尋索所得。

人生的操練與拳術的鍛煉,是不同層次的體驗。然而,兩者在歷練的過程中,必須通過「反省」的過濾及提煉,以達至精化、純化的昇華境界。

生活每一個環節都緊密互扣,並非分割孤立,為人處事,固然要反省;對愛好拳術的朋友,練拳既是生活的重要部份,那麼,對拳術習練的反省,就非常重要。這堙A我嘗試用曾子的「三省」應用在拳術的自我檢查上,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啟示:

忠:

不欺人容易。要避免不自欺就很難。因為,每一個人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及思維方法,當接觸新的觀念時,習慣用既有觀念和思維來比較及分析新觀念;這有點像走在舊路上而希望到達新目的地,但結果祗會迷失方向。我國的拳術,其精義在「練意」過程中,使身體肌肉,筋骨,關節鬆開柔化,而達到禦敵的效果。不像其他拳術主要著重筋骨肌肉的強化,具體勁力的增強,加大肢體的攻擊能力。今天,我們所理解的人體結構和力學,可以用來分析我國拳術的有效性,合理性及其強度,但不可作為指導原則。因為能分析的,是屬於具體的人體力量,「意」的力量又怎樣分析及量度呢?所以,用「力」的理論來分析我國拳術所得出的原則,祗可以說是,為遷就「科學方法」的假設原則,是不「忠」於我國拳術的實際心法。

在「用意不用力,捨己從人」的大原則下,在鍛煉中必須緊記「能極柔軟,然後能極堅剛」,及「力從人借」的要訣。每天練習都要問自己:每一動是否有「鬆開」?是否有「用意」?是否能拋開肢體的主觀用力習慣?是否沒有刻意的肢體動作?這些是起碼要「反省」的問題。假若能經常這樣自問,自省,而又可以肯定的話,才算是不自欺,是「忠」於己。

信:

在行事為人的操守上,「信」是「言行一致」。在拳術的層面,「信」可以理解為拳架操練的有效性是能在接手中「驗証」的;是「信而有徵」的;絕不是「空架子」,不是「講則天下無敵,做則有心無力」。然而,在接手中,往往用體力也可以達到一定效果,但這不是我們所要練的功夫。所以必須遵守「用意不用力,捨己從人,力從人借」的原則。」

即使能在接手中經常致勝,但每次都要自問是否在遵照以上原則達到效果。這才是「忠而信」。

 

傳與習:

前輩說:「太極拳是知覺運動」。所以,老師傳授的,不祗是拳架、身法、手法,更重要的是給學生得到正確的「知覺」。這種「知覺」的訓練稱為「餵勁」。學生通過一兩年的拳架習練後,老師就要用「餵勁」的方法,讓學生「身體明白」。一般太極拳的愛好者都是知識分子,要他們頭腦明白,並不困難。一兩句說話,就足夠。但使他們身體明白,卻是困難重重。身體若不能鬆開,充斥身體的濁氣不能下降腳底。「餵勁」就很難餵出「知覺」。其實,老師若願意學生得到「真傳」,要付出的心力必定不少。

故此,當拳式熟習後,習拳者必須盡量鬆開身體,在走架中找身體「知覺」。更重要的是,從老師「餵勁」中得到知覺的感應後,必須在日常走架中嘗試找到那「知覺的重現」,這是極重要的「聽己」過程,祗有這樣,在老師再「餵勁」時,才能嘗到更新更深的「知味」。

拳術雖小道,但在傳遞的過程,也與其他哲理一樣,傳者與習者,都必須付出大量心力,讓理念與技藝流播。要「檢驗反省」的,不單是習者,傳者也要同樣努力。

我國的拳術歷史源遠流長,在古代除了用以健體禦敵外,也是一種謀生技能,所以,各流派為保存其特殊技藝,傳授的方式極為保守,更沒有系統性的理論及訓練方法。再加以習練者大多是非知識分子,主要是靠苦練而成,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,傳習有一定的困難。時至今日,「真功夫」已絕無僅有。雖然「中國功夫」已享譽國際,但平心而論,我國拳術仍未有一個系統性的教程,以提供訓練傳統拳術人才。不過,今天愛好拳術的知識分子漸多,希望能有「有心人」重新反省,反思我國的拳術的理論及實踐,建立有效的系統訓練,以保存這個「中國功夫」的命脈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