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廿五 : 橋流水不流

2008-04-04


我在「拳思八的灌水集」堙A有以下一段:

『到岸拆橋,並無不妥,所謂:「橋流水不流。」你的橋不一定是他的橋。八仙過海,各施其法。』

有拳友問:「為什麼是橋流水不流?」當時我用電郵答了他的問題。今天再思考這句話,感到,值得再與各位共同思考。

我當時的解釋是:

「橋流水不流」一句,是引自一首禪詩,共有四句:「空手把鋤頭,步行騎水牛,人從橋上過,橋流水不流。」這詩本來是用來表達佛家「空」的觀念。

「橋」是一種過河的工具,但過河不一定用橋,也不一定用這橋。何況,隨著歲月流走,物換星移,橋可能殘破而消失,但河堛漱穭握t流不息。橋不是永琲滿A不拆也自毀,更何況別人不一定用我的橋。正如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。

禪偈,禪詩是提供一些啟發思考的語言,是超越唯物的邏輯思路;必須從生活體驗中開啟心性之門。

佛家修練的終極是找回「那一塵不染的自性」。什麼橋、鋤頭、水牛、在日常生活中,祗是在某一個特定時空所採用的工具。並不是唯一永恆的工具。不必擁有,無須保留,就如吃快餐用的一次性筷箸,紙杯碟等,用完即棄;不用留下,也不可留下。所以,佛家認為:一切「有為法」皆虛妄不實,祗是「方便法門」,執一法不如無法。就如金剛經說:「一切有為法, 如夢幻泡影, 如露亦如電, 應作如是觀。」

習拳的過程中,「橋流水不流」這個概念非常重要。無論是站樁,拳架,或推手,就像一條條橋,我們藉著它們通往拳術的真境地。所以,站樁,拳架,和推手都是練拳的手段,工具,藉著這些去找回拳術的真面目。每一次在練習中,得到了新的感悟,就如找到了一條新橋,領我們進入另一境地。而下次的感悟,又是另一條橋。在向前行的路上,我們經過無數的橋,有時會停留在某些橋上,但不會長期滯留,因為,必須向前行才找到要去的地方。或許,某些橋上風光旖旎,令人留連忘返,但作為路經的過客,此地不宜久留,彼岸的遠處才是目的地。

很可惜,不少拳友,不自覺的迷戀了橋上風光,卻忘了要繼續向前走。以致拳藝祗能原地踏步,裹足不前。

宇宙之大,到處是美景風光,不限於一角一隅,更不止於橋上,在高不可攀的險峰上,才見到那無限風光。

習拳的操練中,站樁時,一鬆就能氣沉腳底;拳架模樣,差不多十足像老師;某招某勢,與人接手時十分管用;推手時,某些身法手法,能有效的靈活運用……等等。這些「成就」,祗可算是橋上風光,是「局部的美景」,時空轉移,物換境遷,風光不再,故不能留,要追,也追不回來。惟有再往前往上走,才能找到那些「險峰」,一睹夢寐以求的「無限風光」。

在我國的地勢條件堙A水必定向東流,無論經過了多少條橋,水流的大方向是不變的。但祗會在一條橋或某些橋上看水,就看不出「水流的終極方向」。容易造成假象。

我們要找的不是橋,而是險峰,在險峰才能辨清「水的真方向」。然而,險峰卻是可望而不可即;也正是我們不斷努力的目標。

在流傳的太極拳歌訣中,有一首《秘授歌》:

無形無象,全身透空,應物自然,西山懸磬,虎吼猿鳴,泉清河靜,翻江播海,盡性立命。

這歌訣正描述了那無限風光的意境,祗可意會,不要形象實物化。有前輩把這八句作了以下註腳:

忘其有己,內外如一,隨心所欲,海闊天空,鍛煉陰精,心死神活,氣血流動,神充氣足。

這些也祗是前輩的個人體悟,不可當作真理標準。每個習拳者,都可以有自己的感悟,必須從站樁、走架、推手、接手與神意中琢磨和印證。

各位,在習拳的歷程中,我曾經過「死蔭的幽谷」,走過無數的橋,才能看見一絲曙光,隱約窺見水向;而寫下了這些雜亂無章的文字,希望讀者在亂草中能檢到一兩粒玉石的碎屑,因而能在拳術的正確觀念上,重新上路。讓我們一起思考,共同努力,對我這些胡言亂語,暫且多多包涵。

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