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十八 : 葉大密語錄

2007-12-12


在《柔克齋太極傳心錄》中,有一輯《語錄》頗值得參考,現抄錄如下,並寫下一些個人的理解,或可引起各位對拳理的再思。

練太極必須分清輕、重、浮、沉四字,須知輕與沉相承,浮與重相對。

沉,是氣沉丹田,及氣沉湧泉,輕,是輕鬆自然,肢體也是輕鬆不著力的。浮,是氣浮,因為努氣用力,是「重」引起的病。輕是鬆沉的結果。浮是用重力所致。

太極輕靈,如荷葉承露有傾即瀉。

一個清寒的早上,幾滴露珠輕輕伏在傲然挺拔的荷葉上,忽然,一陣微風吹過,荷葉不自覺的抖擻了一下,露珠給甩進荷塘堨h了。晨光熹微,露珠閃動在荷葉上,是一種靜中有動的自然美景。微風雖然是輕拂而過,卻干擾了這個自然寧靜而平衡的景色。

太極拳對「動靜」的要求是「立如平準,活似車輪」。而太極拳的「輕靈」是要「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」。露珠與荷葉都具備了「平準與活輪」的素質,微風拂過,正破壞了兩者之間的平衡關係,引致,荷葉的抖擻傾側,露珠的甩落,是因為微風比羽毛蠅蟲更重,兩者在失去「立如平準」的態勢的同時。亦表現了「活似車輪」的調節能力。

膝上有圈,然後能使足掌平伏貼地。

膝上本然有圈,不用故意劃圈,否則必傷膝蓋。在機械堙A滾軸間,都配上軸承(BEARING),使滾軸能滾動自如。人體關節間,相接處都是圓的,就像放了軸承,祗要肯鬆開,留點空間,自然會轉圈,使所接連的肢體圓轉自如。

足掌不能平伏貼地,是氣未沉至腳底;因為胯,膝,踝等關節未鬆開,氣給卡著了,不能下沉。如這些關節可以「鬆動」些,圓轉些,那怕氣不落腳掌?

兩手不知呼應,是謂半無著落。

「左右相連,上下相隨」是走架的基本要求;否則,祗是一半身體在打拳。也可以說並沒有打拳,是「半無著落」。違反了「一動無有不動,完整一氣」的原則。

在拳架還未熟習時,「一半身體打拳」是必然的過程。但把拳式練熟後,不放鬆?去練,不能從舉手投足中找出雙手兩足的呼應互動感覺,每日雖練百遍,不但不會進步,反而會養成一些局部分割動作的壞習慣。

練架子須先求其方,後求其圓;推手須先求其圓,後求其方。從此去做,始能事半功倍。

「無規矩難以成方圓」,「方與圓」不單是形式,還是「規矩,間架,範圍和變化」的要求。

初練拳架,必須認真搞好身體,手腳的動作配搭,重心和方向的轉移,神意的專注一方,這是「求方」的階段。熟練後,守著中軸為主導,用旋轉作起動,牽引著肢體翻滾,揮動,藉著圓轉的身法,讓體重在兩腿間因應需要而轉換,求神意的靈活收放和變化,這是「求圓」的階段。

推手的練習是檢驗拳式的正確性及運用時的有效性。而拳術的運用原則是「外圓內方」;所以,習練之初,除了學懂一些基本手法身法外,主要訓練,是要求在有對手的情況下,肢體仍能鬆柔圓轉,神意能靈活多變。故此,推手必先求「外圓」。這婸〞滿u方」,是指神意的「方向」,要「認端的」,要有直線的指向,要有TARGET。拳術有「方」,才能致用,所以,「求方」是其終極。而「方」是神意的鍛煉,是內練,是求「內方」。

練架子須逢轉必沉,推手須流而能留。

「逢轉必沉」,這個「轉」,包括了軀榦的旋轉和重心的轉移。這個「沉」,不是外形的沉,是氣沉。假若氣不能沉著鬆淨,虛實轉換就不靈活,甚至會氣浮失根。所以,轉換必須在下肢間互換,是沉著的,不可上浮。

推手中,「流」是靈活變化,「留」是不亂動,有範圍。「流」的是意念,「留」的是外形。

練架子須三尖歸一。

三尖是鼻尖,手尖,腳尖。神意能「認端的」,三尖自然歸一。

心動、氣隨、腰轉,纔能精、气、神合一。

我國傳統思想所說的「合」,不是人為的湊合,而是「天作之合」,是自然的配合,亳不勉強。所謂:「心為令,氣為旗,神為主帥,腰為驅使。」一聲號令,旗幟揮揚,萬軍聽命,列隊齊進。這正是精氣神合一的情景。

尾閭如行舟之舵。

鼻尖為指南針,尾閭是舵,神意是舵手。鼻尖是前鋒,尾閭是殿後,神意是主帥。一切皆在意,不在形式。

身有虛實,虛胸實腹,虛腹實胸,此身之虛實也;胸亦有虛實,左進右退,右進左退,胸之虛實也。故含胸亦有雙重之病。

我國的陰陽虛實理論,認為事物必須在互制互補互動的狀態下,才取得平衡。而這種陰陽虛實的平衡,是要出於自然的調節,非刻意勉強可以做得到。在拳術來說,若要虛實陰陽相濟平衡,必須讓身體鬆柔順遂,整體的要求是上虛下實,是不變的原則。運用時,要按照守中用中的原則,練成了上下相隨,左右相連的感覺後,虛實就會在身體和四肢上下左右轉換;是自然的效應;切勿刻意追求虛實的感覺。

在上體而言,胸上腹下;這是上下的虛實轉換。胸有左右,身體左右進退旋轉的過程中,也引動了胸的左右虛實互換;左轉則左虛右實,右轉則右虛左實,自然而然。

為什麼含胸會有雙重之病?因為,一般拳友錯誤理解了含胸的做法,都是用力把膻中穴向後縮,導致左右胸更緊張,造成胸的雙重。正確的含胸,是膻中鬆空,是虛胸,讓胸中的氣下沉腹中。故此,武式稱為涵胸,非含胸,則更能表達其正確心法。

練勁須按部就班,層次而入:先練腰、次練脊,再練背,由腰而脊而背。平時走架專意一處,功久自能勁由脊發矣。

拳術的勁,要求完整。腰,脊,背必須齊發,才算整。腰橫,脊豎,背串連。

發勁如撒去沾手污泥,非鬆淨鬆極,不能脆也。(示鄭曼青語)

勁要從手鬆撒出去,如放箭,如投鞭。

不丟而丟,不頂而頂,意在人先,變化倏忽,則丟而不丟,頂而不頂矣,是謂即丟即頂。然即丟即頂,全是從不丟不頂中得來。

欲拒還迎,忽拒忽迎,黏即是走,走即是黏。不即不離。

推手之圈,以外大內小為佳,外大可以眩人耳目,亂人意志,內小方能轉變靈活集中迅速。外大是形式,內小是神意,小圈控制大圈。

太極推手,能忽隱忽現猶是初步,其後為不隱不現,最後則順勢借力而已。
發勁之專注一方,猶有範圍,要不出對方中心與兩肩三豎線之外,發時自身之三豎線,必須保持齊頭並進,方能完整一氣。

推手,初步是外形的忽隱忽現,一來一往,一屈一伸,十分明顯。其後是神意的收放,從外形不能察覺。最後是人不知我獨知人。

三豎線齊頭並進,正是排位先生的神態。

舉步如涉水,運劍若游雲。(李景林語)。

涉水,必須一腳沉一腳輕。劍之輕靈,應如浮雲的飄逸多變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