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十五 : 柔克齋太極傳心錄之一

2007-09-02


近日,再讀葉大密前輩輯著的《柔克齋太極傳心錄》,心有所感,願與各位分享。

葉師於八十一歲高齡,練太極拳五十二年之後,寫下了他對《楊家太極拳使用法秘訣》:擎、引、鬆、放、敷、蓋、對、吞,的心得。現抄錄原文如下, 同時列出其他前輩的解說,及我的一些不成熟的理解,給各位參考:
|

原文:

擎:有將重物用力徐徐舉起的意思,謂之擎。雙手上舉如合太極,這時候,兩眼向上望著,兩手指尖斜斜相對,兩肘向外開,往上托住,同時兩手拇,食,中三指向上翻三翻。

李亦畬的《撒放密訣》:
擎,擎起彼勁借彼力(中有靈字)

我的理解:

  1. 葉師借用了一個站功式子來說明「擎」的含意。其形式及勁意就像八段錦的「雙手托天理三焦」。其變式就是葉師所傳太極拳式的「杞憂托天式」,該式是「如封似閉」與「十字手」之間的過渡式。有「一柱擎天」之意。
  2. 李師的解說,其重點在一個「靈」字。太極拳之用,在於能借對手的勁力,「靈」是意念的靈快,而非身手的靈活,否則這個「擎」就難免祗是筋骨力量的表現而已。
  3. 所以這「擎」字,必須從「葉師的托天式」,與李師的「意靈」去一起參悟。

原文:

引:有引進的意思,如用魚味來吸引住貓,是使對方的來去,高低,左右,上下,處處被動,完全失去主動。

李亦畬的《撒放密訣》:
引 :引到身前勁始蓄(中有斂字)

我的理解:

  1. 引,葉師認為是「吸引」的意思。這正說明,所謂「引」,不是一種特定的手法技法,是心意的運用。
  2. 李師認為其重點在一個「斂」字。武式心法中有「力大不及氣斂」的說法。「斂氣」是不具形式,也是心意的作用。我相信他的意思是:「能斂」自然「能引」,也同時「能蓄」;「能蓄」自然「能發」,不言而喻。
  3. 在拳術來說,怎樣才算「夠吸引」?那種鬆柔不作著力,捨己從人的態勢,還不夠「吸引」對手前來嗎?


原文:

鬆:鬆是全身放鬆,而且要鬆淨,將自己身上九節,節節放鬆,從有形有象,鬆成無形無象。

李亦畬的《撒放密訣》:
鬆, 鬆開我勁勿使屈(中有靜字)

我的理解:

  1. 葉師很透徹的說出了「鬆」的要求。就是「整體的鬆」,而要「鬆到淨盡」。不具形式,不分次序。
  2. 對「鬆」的最大誤解,就是用「鬆」去驅動內勁。李師說「鬆開我勁」,意思是祗有鬆開,內勁才能運動及運行,不會「拘屈」在肢體堙C然而,鬆是必須「靜靜的」,不可有形式,也沒有刻意的方向。

 



原文:

放:放是發勁,收即是放,放即是收,以收為放,以放為收,放不離收,收不離放,兩相結合,不是單行,所謂撒去滿身都是手,是全身完整的放,不是一手一式的放。

李亦畬的《撒放密訣》:
放, 放時腰腳認端的(中有整字)

我的理解:

  1. 葉師很著重的提到「撒去滿身都是手」,乃是「完整的放,不是一手一式的放」。假若「滿身都是手」的話,真正的功夫已不在具體的「手」上,而是「神意發放」的能力。
  2. 當理解了「功夫不在手上」之後,就要加強在「神意的鍜煉」,所謂「收與放」,已不會表達在手法上和技巧上。「收與放」祗是表達有效運用神意的結果。在外表態勢,沒有明顯「收放」的區別。
  3. 李師說的「整」,葉師已很透徹的說明了。然而,除了葉師說的「滿身都是手」外,李師說的「腰腳認端的」是另一要點。腰與腳都沒眼睛,怎樣去「認端的」呢?其竅要就在於,神意的作用,是能否有效的引導「鬆柔的腰腳」指向「同一端的」。

原文:

敷:是用兩手微貼在敵身,即所謂輕如鴻毛,才能聽得對方動靜,這是在做彼不動,己不動,彼微動,己先動,的功夫。就是一般練其他拳術的人們所說的那樣,拳打人不知的意思。太極拳在用法上也是如此的,如用重手,已失去敷字的意義了,切記,切記!因為重手反而使敵知我,我不知人,定遭失敗而無疑。

武禹襄的《四字密訣》
敷者,運氣於己身,敷布彼勁之上,使不得動也。

我的理解:

  1. 敷,照葉師的意思,不是「力」的行為。是「聽」的功夫,是「心意的聽」,手祗是傳信的工具,要毫不著力,才有效。
  2. 武師說的「敷」,有點像愛美女性「敷面膜」的意思。所謂「面膜」,本來非膜,祗是一種液體,塗在臉上,與空氣接觸後而形成一片薄膜敷在臉上。拳術的「敷」也是「無形無象」,是「意氣」像薄膜般敷布著對手。

原文:

蓋:有蓋世無雙的精神,使敵受極大的威脅,是以神為主,顯非力服,更非力勝,但能夠使敵在我身旁如鼠見貓一樣,絲毫不得動彈,即拳經上所說:神如捕鼠之貓,是鼠被貓的神蓋住而待捕。

武禹襄的《四字密訣》
蓋者,以氣蓋彼來處也。

我的理解:

  1. 葉師的「蓋世無雙」,把「蓋」的神意表達得很清楚,有點像西遊記中,佛祖用五指山蓋著孫悟空的意思。是一種「法力」,而非「體力」。拳術的「法力」就是「神意」。
  2. 「神意」比較抽象,「氣」是可以感覺得到的。但「氣感」祗是「神意運用的結果」,而非刻意「運氣」,「努氣」。武師的「以氣蓋彼來處」,也是神意的作用;是「意到氣到」的結果。

原文:

對:對是指彼此互相對待的意思,如在敵我對待的時候,我能在有意無意之中,接得彼勁,彼自跌出,取得不放而放的妙用。

武禹襄的《四字密訣》
對者,以氣對彼來處,認定準頭而去也。

我的理解:

  1. 對待,是有來有往,是雙向的。是我與對手彼此招呼。葉師認為:「能在有意無意中,接得彼勁」,才是真正領略「對」之妙義。「對」可以理解為「招呼對了,恰到好處」。
  2. 武師的見解與葉師一樣。「認定準頭」,正是「認端的」,「恰到好處」的意思。

原文:

吞:吞是吸氣,不是吐氣,能呼吸然後能靈活,大有氣吞山河之慨,使敵時時刻刻在我控制掌握之中,不能逃脫,如鼠見貓似的。

武禹襄的《四字密訣》
吞者,以氣全吞而入於化也。

我的理解:

  1. 葉師與武師都認為「吞」是「氣」的作用。然而這「氣」不是「口鼻之氣」;呼吸也「非口鼻之呼吸」,是「神意氣」收放的作用。
  2. 武師說:「全吞而入於化。」有點像把食物吞下而消化掉。這正說明,拳術中的「化」,並非某些特定手法,而是指消化來力來勁的「吞的功夫」。

武禹襄前輩的《四字密訣》的結語:

此四字無形無聲,非懂勁後,練到極精地位者,不能知全。是以氣言,能直養其氣而無害,始能施於四體,四體不言而喻矣。

我國傳統拳術,無論是從剛入柔(一般稱為外家),或從柔入剛(一般稱為內家);初學者,必須從拳式入手,因為拳式套路,都是前輩積聚實戰經驗而編制的有效動作。練拳式的目的,是熟練一些習慣性的身法手法,到用時就會自然反應。然而,反應的緩速,勁氣的運用,主導於神意;所以,拳術的鍜煉,其終極追求,是神意的靈敏迅速,收斂集中,輕鬆純淨,不勉強,不刻意, 順應自然。

武前輩的四字密訣,其所以「密」,是因為無形無聲,無以名狀;必須要在懂勁後,再從神意中啄磨,由大到小,由粗到細,大圈到小圈,小圈到無圈,刻意到無意。尋尋覓覓,但覺山窮水盡,疑無路之時,忽然柳暗花明之間,卻有曲徑隱現……。前路或有清幽閒適的勝景;也許有令人心曠神怡的天空海闊。但有一天,倏忽間,眼前一亮,發覺,那曾經路過的燈火闌珊處,才是我要去的地方。

詩仙李白說:「蜀道之難,難於上青天!」拳術之路,雖不及蜀道般險阻,但它的迂迴曲折卻不遑多讓。在這路上摸索的拳友們,其中所嘗的甘苦,若非同路人,難以體會!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