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十四 : 那人獨居不好,與捨己從人

2007-07-22
「神說:那人獨居不好,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。……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,造成一個女人。……那人說:這是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可以稱他為女人。」

以上一段,是聖經記載神創造了男人後,怎樣再造男人的配偶———女人。有關人類及其他生物的起源,一神宗教提出了神創論;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;前者是感性的認知,後者是理性的假設。無論你接受哪一種說法,其實並不重要,反正專家也無法證實。但是,生命的存在和延續而繁衍,是因為有男女雌雄的同時並存,那是一點不假的事實。宗教家要表達的概念是「男女同根同源」;我國的智者,則用「陰陽的概念」,統攝了一切生物與事物的存在及互動。

獨陽不生,孤陰不長,就是「那人獨居不好」的意思。陰陽,男女,雌雄的關係之密切,可用「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」來形容。

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會把人、事與物分門別類,劃清界線,找定義,辨親疏,尊卑有別,涇渭分清,河水不犯井水。這種做法,是有規有矩,黑白分明。但請想深一層,規矩是根據什麼標準,又為什麼訂立的呢?在古時「規」與「矩」是量度的工具;「規」用來測度圓的範圍,「矩」是用來量度直線的距離及線與線相交的角度;所以說:「無規矩難以成方圓」。「方與圓」是人為制定的框架,尺寸準繩因人、因時、因地而有所分別。我國自「周公制禮」到今天普遍運用的禮儀,法律,政制,豈不是因時地之不同,而千差萬別嗎?絕對的標準又在哪堙H

老子說:「大道廢,有仁義;智慧出,有大偽;六親不和,有孝慈;國家昏亂,有忠臣。」又說:「道常無,名樸。」真正的道德,本然存在,樸實不顯,無須制定規條。祗是,當失去了真正的道德之後,仁義才顯得可貴;智慧本可透析真道,卻用來偽裝道德、矯飾善良;孝慈本是天性,竟標籤為德行;忠國愛民應是本分,而要刻意表揚忠臣, 作為維持國家安定的手段。今天的法律,是執行公理,還是助長罪行?規矩是良善的標準,還是歪行的指南?

男女的結合,本無須規矩法律,是「天造地設」;是因為「那人獨居不好」。是上天好生之德;是男歡女愛,生命延續的必須。今天的婚姻,要有約束性的婚約;更甚者,還要為日後分手時的權益分配,約法三章。這種規矩法律,是對婚姻的維護尊重,還是對人性的諷刺呢?

在習練太極拳的圈子堙A我們常見夫婦倆一起學,因有共同興趣;有女拳友獨自學的,得到丈夫的全力支持,上課下課親自接送;有些男拳友上課時,妻子會帶著孩子,在附近等著,下課後可以一起進餐或逛商場;有下課後,趕?回家,與家人共膳;也有,下課後,還要趕回家下廚……等等。你看,這種夫婦的關愛,家庭的融和,正是陰陽的契合,是血濃於水,是「那人獨居不好」。

各位,在以上的例子中,你能看到,「那人獨居不好」與「捨己從人」的關連意義嗎?這個「己」的真正意義及價值是什麼?其實,「己」的存在價值,取決於「他」與「他們」的存在。假若,世上祗有「己」單獨存在,這個「己」還有多少意義?凡價值與意義,是由人,地,時的互動結果所判斷,不是孤立絕對的標準。所以要「捨己從人」,是需藉著「他人」的存在,以確認「自己」的存在。「他與他們」本是我「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」,不可分割。這也是,我國陰陽理論中的,「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」的道理。擴而充之,我國先哲早就有:「世界大同,天下一家,四海之內皆兄弟也。」之主張。

拳術中的「捨己從人」,是服膺於宇宙大道理的行為,不是什麼特別「規矩」。我國傳統武德,很著重:「不傷人、不傷己、不樹敵」的要求。拳術之用,不外是強身禦敵。既不樹敵,禦敵之術,則是極為次要,祗是用於萬一而已。既無他我之分,「己與人」,一而二,二而一;祗是字義上的分別,沒有實質的區分。更何況,無敵是最寂寞!?難怪,武俠小說中,屢次出現獨孤求敗的人物。

流傳中的拳經、拳論並沒有介定「捨己從人」的具體意義;因為那祗是一種「本於自然」的概念,不是刻板的規矩。下面我嘗試引用一些拳經拳論的章句,以供各位進一步思考:


王宗岳說:「本是捨己從人,多誤捨近求遠。所謂差之毫釐,謬之千里,學者不可不詳辨焉,是為論。」這是前輩的《太極拳論》的結語。
綜觀整篇拳論,捨己從人,不是什麼具體方法,祗是本於自然的法則及規律。真道「近」,人的習染與規矩則「遠」。我們就像遠離家鄉的浪子,尋覓著回家的路向。期間通過一手一腳的拳式,而至著熟;由著熟而漸悟懂勁;由懂勁而階及神明;由學規矩,知規矩,守規矩,而破規矩;又如佛家的求佛,學佛,修佛,見佛,而殺佛。先是求得,後而肯捨;由執著,而至放下;從形式的遠處,漸走近拳道的真諦,而至心領神會,達神明之境。鍜煉的過程,是不斷的捨去既得,甚至捨己,正如佛家「放下我執、法執」,才能掌握個中三昧,豁然貫通。
武禹襄在他的《太極拳解》婸﹛G「身雖動,心貴靜,氣須斂,神宜舒,心為令,氣為旗,神為主帥,身為驅使,方有所得。先在心,後在身,在身,則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;所謂一氣呵成,捨己從人,引進落空,四兩撥千斤也。」

這一段《太極拳解》,絕不含糊的告訴我們,拳術要求的:「一氣呵成,捨己從人,引進落空,四兩撥千斤」不是什麼特別的身法手法;一切都是心、神與氣的作用。身體四肢的動,完全是靠著:「心為令,氣為旗;神為主帥,身為驅使。」以致,「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。」

習拳之初,當然是學形式,必須通過練手法身法的過程,但著熟之後,練意才是主要功課。然而,練形是由有形到無形,要漸次進入「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」的境界,一切隨意而動。練意是由有意刻意到無意,要心靜,氣斂,神舒;無意之中是真意。要不知不覺間使出來的功夫,才是真功夫。

我曾在《練拳小總結17》引用李仲軒前輩談到「意」的論述,這埵A列出其中一段,以方便各位參考:


傳拳不傳意。技術可以傳授,經驗沒法傳授,頂多能感染一下。這個意,不是想出來的東西,而是得來的東西。一刻意就沒了,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得了。

拳友或會問:「要用意,練意,不想又怎樣練?」真的,習拳一段時間後,要經過一段極黑暗痛苦時期,那時是練不對,不練也不對,想不對,不想也不對……向哪邊走都是死胡同。為什麼?祗因這個「我」堶情A有著太多既定觀念,可能是從老師聽來的,或者是拳友說的,也許某些書媦g的……等等。這些就像一面面的牆壁,堵在我們習拳的路上,築成了迷宮,讓我們兜兜轉轉,難以寸進。其實,這些觀念,無論是別人經驗的總結,或者是自己的體會,都不是要刻意追求的指標;祗可留個印象,作為參考。真正的得著,必須從鬆柔的身體,不著形式的意念中,慢慢體會,不落任何形式或意念的窠臼。前輩認為,「意」是「得來的東西」,或者可以理解為「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毫不費工夫」的東西吧?你能放下自我,無欲無求,而又肯立下「踏破鐵鞋」的心志嗎?

往往不肯放下自我,不捨己,是習拳的大障礙。真正的體會,是通過不斷的鬆柔鍛煉,盡量忘記身體,剎那間,靈光一閃,若有所得,就對了。


聖經說:「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,將生氣吹在他鼻孔堙A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。」

假若人沒有那「一絲生氣」,就祗是「泥巴一把」,哪堿O「有靈的活人」?我為什麼執著那泥巴不放?而忽略了那賦予我靈性的生氣呢?這「生氣」,在宗教的層面,就是神賜予的靈性。是生命真正的意義。在拳術來說,那「生氣」就是「意念」,是造就功夫的基本,進神明之境的鑰匙。

讓我們努力從「泥巴」中自拔出來吧!

 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