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


拳思十二 : 心意拳學臆參之三

2007-05-21
練與用:
六勢之用,五行而已。夫五行者,乃吾之五識也,即一念虛無自然之謂也。經云:「創者易工,而因者難巧。」拳術雖云法天則地,實取之以求自變,識自性之真如也。

淺析:

五行:心意拳的基本母拳為劈,鑽,橫,崩與炮。前輩認為這五種拳有不同的屬性,對人體主要內臟有不同的影響。劈屬金,繫於肺;鑽屬水,繫於腎;橫屬土,繫於脾;崩屬木,繫於肝;炮屬火,繫於心。所以這五母拳,亦稱為五行拳。

六勢:雞腿,鷹捉,龍身,熊膀,虎抱頭,雷聲,是心意拳初期象形的內容。象形的意義,主要在於捕捉動物行動及自然界的神意多過其形態。例如:雞步的靈活敏捷及單腿支撐平衡身體的能力;鷹捉的疾速準確;龍身的翻騰蟠旋,熊膀的沉重完整;虎抱頭的專注致遠;雷聲的一觸即發。

五識:佛家認為,人的身體有五個部位,分別是眼,耳,鼻,舌,身,它們能把外境,或外觸,帶進人的意識中,而起識別作用;就是:眼的色識,耳的聲識,鼻的香識,舌的味識,身的觸識。然而,我們的識別能力及作用不是絕對的,是相對的;這種識別能力及因識別之後的反應,每因當時外在的環境,內在的心理狀態,及過去的經驗……等所影響。不是自然而然,反應也因人而異。佛家的說法是「緣生」的,是「不可執」的。更何況剎那過後,情移境遷,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
「五行」是萬物互制互動的機理,「五識」是人類通過外在器官的感觸而起的內媟N識作用,「六勢」是拳術中,體現動物行動的神意而產生的架勢。
無論是五行,五識,或六勢,都是自然之理,自然之感應,自然之用。而拳術本來就是天生自然之能,所以前輩說,拳術是法天則地,有其不變的原則。但在練與用的過程中,其拳勢之形式及運用,卻因個人的領悟,理解,性情,修為,處境,而有所變異;是易經中「不易之易」的道理;佛家說的自性是「空」的,是不變的;但境與緣是不斷的變。所以,練拳必須清楚什麼是絕對不可變,什麼是可變的。

拳術的絕對不變的原則,可概括為三大點:

1.空鬆圓活 : 空則提得起, 鬆則沉得下,圓活則進退無礙。
2.守中用中 : 守中則支撐八面,用中則勁氣完整。
3.虛實轉換 : 虛實轉換得靈,則化打自如。


初學拳術,必經過摹仿比劃拳式的階段,在這過程,祗是求懂,求似,求對,根本談不上「巧」,所以說「因者難巧」。拳式嫻熟準確後,再檢查每動是否符合各原則。原則既合,每勢之動又隨心而使,舒適自如;這時就可以因應需要而變。創拳的前輩,相信也曾走過這條路。所謂「創者易工」,是經過長期按照原則,克苦鍜煉的成果。

什麼是拳術的自性?佛家所說的自性,是不變不動,是真空妙有,可體認而不可執。道家認為,真道彷彷彿彿,似有若無;拳術的原則正是這樣;所以,前輩認為,拳術的最終境界是「一念虛無自然」的狀態。


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,心氣和則拳勢調,拳勢調則靈動生。心慮真形則現,心拙勢則機械,拳要在有意無意間最妙。臨敵機觸於目,神應於心,總要機中藏機為主,變中生變為要。經云:窮則變,變則通。其理昭然矣。

淺析:

這段話可說是字字珠璣,任何技藝,固然有其技巧技法,但真正的運用,還是須要心意的專注;庖丁解牛的:「以神遇而不以目視,官知止而神欲行」;佝僂承蜩的:「用志不分,乃凝於神」不正是這種境界嗎?拳術既然要用心意,練時如是,用時故亦必須「存乎一心」,是不言而喻的。

「用心」必須貫串在學,練,用的整個過程中,並非祗在運用時才用心。拳勢協調,是心意與體內氣機和合;因協調而生靈動。而這些和合,協調,以至靈動,必須通過「心慮」的功夫,拳式才能得其真意。正如《大學》婸〞滿G「慮而後能得。」所以,練拳祗勤操軀體,而懶用心思,則勢必機械澀滯,遑論致用矣。

孔子注析《易經》時,在《繫傳》婸﹛G「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」《易經》的道理,是在不變中求變,而又在變中生變,以致於變中求不變。宇宙的大規律是不變,但人類所處的時,空,及人為的條件卻不斷的變。所謂「窮」,是在特定的時空條件下,既有的處理方法已用盡,而不生效;那就必須「變」了。拳術堙A能變,是熟能生巧的結果;非求花巧的手法,悅目的拳姿。平時練拳,能按原則,專心勤恆,用心運,以意行;靈巧自生,用時必能應變自如。

機觸於目,「機」是什麼,是弓弦上扣著箭及發箭的「機制」,相當於槍械的「扳機」。意識若能敏感非常,當對手的「扳機」欲動未動時,已神應於心;而「發機」者,能「藏機於心」,手中無機,心中有機,又機中藏機,自然收放隨意。這些,就是拳術追求的境界。


論打法,巧處在用意,尤在生變。能走者奪其翼,善飛者減其指。打法左右逢源,纖毫無間。

淺析:

顏氏家訓說:「能走者奪其翼, 善飛者減其指,有角者無上齒,豐後者無前足,蓋天道不使物有兼焉也。」

在自然界堙A沒有全能者,強於此,則弱於彼。在原野堶溯ㄨq掣,飛奔跳躍的動物,不會有翅膀;展翅高飛,翱翔上空的雀鳥,多是十指不全;有角的動物,缺少上排牙齒;後腿特別強壯的,前腿力量會減弱。

而拳術的運用,無所謂祕訣絕招。練拳先求著熟,能輕鬆自然地走架,多用心思,細意體察鬆柔運轉中身體的感覺。在推手中,自捨己從人的客觀感受堙A練出聽人的功夫。所謂懂勁,就是能聽己的同時,亦可聽人。在運用中,自能取長補短,隨曲就伸,來去自如;也就是前輩說的:「左右逢源,纖毫無間」了。


蓋人品五材,修短殊用。豈可以一定之法,而測非常之變耶。一有成法,便是虛妄。故交手之要,待時而動,先奪其志,復奪其氣,觸而擊之,輕進速退,此論千古不易。

淺析:

凡事物都有其「常」與「變」。「常」是規律,「變」是應對的方法。應對之法,隨著處境而行,不可一成不變。所以,在拳術堿O「法無定法,無法才是正法」。拳術的規律,從千百年的傳承中,留傳了各種拳經拳論,是前輩們經驗總結的結晶,其中不乏有跡可尋的規律,必須在鍜煉中細心體會。但運用時,還是要主宰於神意,而非靠成法成式。

心意拳相對於太極拳是比較偏於剛,所以說要「奪其志與奪其氣」。而太極拳要的「不是奪」,而是「化」。真正的「化」,並非是某一手法著法;而是能掌握機勢,把對手的意氣「吞化」掉;不著形跡。請拳友們細意推敲。


似我者俗,學我者死。拳無真我,則非精解拳者,學者須掃除外物,先入後出,直覓本來,才有個真受用。
唐代書法家李邕說:「似我者俗,學我者死。」學習書法,不可長期停留在臨摹階段,必須通過「用心」練習,寫出個人的風格。學拳的過程也是一樣,摹仿老師前輩的拳式,祗是初級的練習。形式嫻熟之後,必須走出拳式的框架;要從鬆柔中尋找身體感覺,慢慢掌握心意的作用;尋覓出拳道的本來面目。老子說:「出生入死。」出世是生,入地是死。先入後出,就是必先置「形式」於死地,然後才能「出死入生」,逃出既定框架,進入真正拳道的「生天」。因為,一切皆在堶情V心意,不在外面–形式。
夫上乘拳法,善乎忘心,忘意,忘形,忘勢,一念成真,勢中有心,勢外有意,意不外泄;拳道之秘盡此矣。

無論是練筋骨皮,或練精氣神,或拳式,或意識,都是過渡的手段;若在掌握到這些後,而不願不斷放下的話,就難以體會到,那天生自然的禦敵強身之拳道。形有盡,而意無窮。拳道的終極,是無形無象,全身透空。

結語

我國眾多技藝的心法,都是遵循道家由「有為」進入「無為」的法則,拳道也不例外。這篇《心意拳學臆參》,相信不祗是一位前輩的心得,但綜觀各論,要點都是主張在心意上多做工夫,不可因形害意,更不可拘於某勢某法。所以,「善忘」竟然是不可忽視的功課。頗值得各拳友深思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