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之囈

1 2 3 4 5 6 7

拳之囈 ( 之七 )

知所先後

曾子在他著的《大學》中,當他說完,止,定,靜,安,慮及得之後,跟著說:「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,知所先後,則近道矣。」

在我國文化中,「道」這樣東西,本不可說,所謂「道可道,非常道。」然而,卻是最多先哲智者所談的話題。源自老子的道家思想,認為「道」是所有事與物的根本,也是其最高原則。但要「得道」,則路途遙遠。為什麼?孔子很明白的說:因為「性相近,習相遠」也。

人類因為各種習性,漸漸遠離「真道」,失去本來具有的清淨本性。非「道」遠,而是人們「積習難反」而已。曾子則提出了一個具體的辦法,認為:「知所先後,則近道矣。」在《大學》裡他不厭其詳的論述了,致知,格物,誠意,正心,修身,齊家,治國與平天下的先後,嘗試讓後學能走近「道」一點,或許有一天可以「得道」。

在拳術來說,太極拳之所以難學,正因為它是一種須要回復本性、本能的拳術;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用力習慣卻違背了與生俱來的自然本能。那麼,怎樣才是本能?或者怎樣才是本能的用力呢?老子說:「專氣致柔,能嬰兒乎?」嬰兒有著柔順的身體,肢體可以說沒有什麼力量,但嬰孩要動的時候,都是手舞足蹈,用足了「心力」去動,無論是喜悅,惱怒,哭號,都是用足心力。這種就是本能,也是嬰兒一動無有不動的本能。其能力是由「心意」所產生;而非局部肢體的運動。正符合太極拳要求的「用意不用力的原則」。其實拳術是一種「性相近」的行為,是至簡至易,是先天自然之能。但卻因後天「習非成是」而「相遠」真正的「拳道」罷了。嬰兒先天自然之能,就是曾子說的「本」。

所謂「本立而道生」,而「拳術的道」是源於「自然本能」,是與生俱來,自嬰兒已擁有的本能,不假外求。今天我輩習拳,必須返樸歸真,回復嬰兒的本性,本能。無思無慮,鬆淨柔順,用意不用力。

太極拳的無極椿的要求也就是:鬆淨柔順,無思無慮,無意無念,無動作,無方向,無我無他,無內無外。把身體自然放鬆,當完全鬆淨後,體內重濁之氣自然下沉到腳底,輕清之氣自然上升頭頂。注意,這些氣的升沉,完全是鬆淨後的結果,而非刻意用意念導引。切記切記!這種「自然鬆淨」的狀態就是太極拳的「本」。當我們有了這個「本」,才能慢慢走進太極拳的「道門」。

往往有些拳友,為了要使氣能下沉,而刻意向下蹲,或用意迫氣下沉,這都是違反了太極拳自然而然的原則。這種習慣或練習,祗能令你遠離「拳道」;就是孔子說的「習相遠」了。

曾子提的本末,始終,先後,是按著人們在有限的時間空間的觀念來說。然而,太極思維的系統裡,事物都是生生不息,循環相接,終點祗是另一個始點。在太極拳的拳套裡,是始於無極式,亦終於無極式,正表達了綿綿不斷,始終不異的無極概念,所謂:「太極者,無極而生。」可見,無極是始,是本,也是終。是先,也是後。

那麼,什麼是「末」,先哲認為所有技藝,都是「道之末」,「道之餘事」而已。據此,拳術裡的拳式與著法,祗不過是無極椿之末,之餘事罷了。不過,即使是末,是餘事,也有它們的規矩,舉手投足之間,有不可逾矩的法度;所謂無規矩不能成方圓,必須找明師言傳身教。非文字可以表達得明白。

王宗岳前輩在他的太極拳論裡說:「本是捨己從人,多誤捨近求遠。」;這句說話,好像有點前言不對後語,「捨己從人」與「捨近求遠」有什麼關係呢?以下是我經過長期思考的領會,及鍛煉中的體認:

太極生於無極

無極有眾多「無」的要求

當做到這些「無」的要求,就能達到「無」的境界,自然地能體驗到「無我無他」的感覺。

既然是無,自然不分我他,亦無所謂「捨己」或「從人」,祗是物來順應,自然契合。「捨己從人」是具備了「無的境界」後的自然表現;「捨己」因為本來就是無我,「從人」因為已是他我不分,決非刻意的「捨」與「從」。

所謂「捨己」即是我另一篇章所談的「無身」,這是曾子說的「止」的功夫,是君子求諸己的「務本」功夫;是「近」的功夫。

「遠」是什麼?王宗岳前輩說:「斯技旁門甚多,雖勢有區別,概不外壯欺弱,慢讓快耳!」如果我們追求這些,照前輩的說法,是「遠離」拳術的正途;會墮入「旁門」。

所謂「捨近求遠」,即「捨本」而「逐末」。在拳術上來說,是指祇求招式,著法,不求透析無極的真義。是遠離拳道的行為。用現實生活來比喻,就像做生意必須具備「本錢」,但生意要做成功,必須適當有效的運用「本錢」,以產生效益。在拳術裡,招式著法也就是生意上運用本錢的方法,沒有了這些方法,「無極」的本錢就不能運用,難以達到應有的效果。不過,假若沒有本錢,任憑多少招式著法,也用不上;祗是徒具形式,是不生效用的「末」而已;然而「本」的能力又要藉著這些招式著法「末」的手段,才得以發揮,「本與末」彼此相因相成;先後相接。就如老子說的:「有無相生…前後相隨」的道理。

故此,本近而末遠,無論你懂得多少招式著法,這方面多精練,也得要回頭從無極樁中重新體會,因為,太極拳的終極是要「無形無象,無為而無所不為。」所以,在鍛煉的過程中,必須將無極的狀態貫串在走架,推手之中,甚至成為生活的一部份。

拳術的大家庭裡,有數不清的拳種拳套;每種都有它的規矩及法理,必須得明師指引,自己用心勤奮的鍛煉,由著熟而至懂勁,由懂勁而階及神明。

要著熟,在明師指導下,有規可循,再加上努力;要達到目標,是指日可待。要懂勁而至階及神明,則大部份靠自已;是聽己及聽人的修煉。這些「懂」與「明」的功夫,必須藉著無極的鬆淨修煉才能達到。

「無極」就像普照及滋養大地的陽光和空氣,「招式與著法」像大地上的生物,必須藉著「無極」才得以充實,長大,有生命和活力;不是死架子。

人類是活在有限的時空堙A自然產生了先後本末的概念。其實,在廣闊無邊的大地,充滿了陽光與空氣,在那永恆歲月的長流堙A一切都生生不息,首尾相接;事物的本末,遠近,彼此,先後,祗不過是「剎那間的一念」,毋須執著。在拳術來說,常處「無極境地」,才得「拳道真如」。

願與各拳友共勉之。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