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道


拳道四 : 鬆與斷臂

2009-03-08

習練太極拳,不外兩大原則,就是「放鬆」、「守中」。但說來簡單,要認真掌握,則非朝夕之事。近日,與拳友練習,忽然想起鄭曼青前輩談及「鬆」的文字,有極大啟發作用,現轉錄於下,以供參考。


1.以下一段是錄自《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》一書:

憶余初習此拳時。楊澄師每日囑余曰:要鬆、要鬆------時或戒之,曰:不鬆便是挨打的架子。極其至。則曰:要鬆淨,相繼何止千遍。余於兩年內聞此語覺頭大如斗,自恨愚蠢,抑何至此。一夕忽夢覺兩臂已斷,醒驚試之,恍然悟得鬆境。其兩臂所繫之筋絡,正猶玩具之洋娃娃,手臂關節賴一鬆緊帶之維繫,得以轉捩如意,然其兩臂若不覺已斷,惡得悟其鬆也。次日與優於余者較,相顧大為驚異,再三詢問,始知已鬆,其進境不啻有一日千里之感。至今思之,師之期望於余也厚,垂愛也深矣。是以知要言不繁,然真能領悟,卻不簡單;非信之誠,行之篤,縱能領悟,亦不能即抵於成。


2. 以下一段是鄭師晚年的講話:

今天我以為太極拳這樣優良的運動,不僅在中國是第一,在全世界也是第一;任何拳術,任何運動,都不能比。為什麼呢?因為它有一個至高無上的道理存在。

第一就是太極拳講「鬆」。這個「鬆」字,我學太極拳五十年了,到了前年才悟到其中道理。為什麼鬆有這麼大的好處?當時只曉得講鬆、鬆、鬆,但究竟什麼叫做鬆;怎麼能鬆得很乾淨,這句話很難講明白。前年悟通這個道理,我才想到我老師澄甫先生所講的。他不大會講話,一天到晚坐在哪兒,可以不發一言,不問他他絕不講話;但這個「鬆」字,每天總要講個幾百回,我甚至連耳朵都灌滿了。他還講了一句話,更是奇怪,就是「不跟你講這句話,你三輩子學不到的」,我就懷疑,難道講一個「鬆」字,我就三輩子就學不到嗎?現在想起來,不但三輩子,也許六輩子還學不到。我現在更深入的講一句,你們就會很容易的悟到怎麼叫鬆。比方說:我們現到一個佛殿去,前殿有一個彌勒佛,很大一個肚子,笑笑的,他是拿一個布袋,人家講上頭題著:「坐也布袋,走也布袋,放下布袋,何等自在」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這就是說:人不但自己是個布袋,甚至於一切----兒女妻子、功名利祿----無一不是布袋,尤其自己這個布袋最難得放下。所以講什麼「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」、什麼「一下子頓地可以成佛」等等,就是講不容易放下。練太極拳是難,就是難在自己有意識擋住,我不能進步,是自我意識擋住了自己,沒有辦法打通,這一點實在是太極拳最難的關頭。

 鄭師精於詩、書、畫、醫和拳、號為五絕老人,以他的聰明才智,竟要五十年才了悟「鬆」的道理,難怪我們摸索了十年八載,還是弄不清鬆與緊的分別。但鄭師以上的兩段文字正給了我們莫大的啟迪。

第一段是憶述他當年初習拳的經歷,即五十年前的「忽然頓悟」,認識到放棄手法手力,猶如兩臂已斷,才開始感悟到「鬆」。原來,雙臂是「鬆」的最大障礙,假若,手臂已斷,手臂就不能有主動的運動,在形體上,必須由身體的運轉來帶動,而手臂的關節,就如文中所說的:「像洋娃娃手臂關節的連繫,祗賴一條鬆緊帶(即橡筋帶)」。鄭師提出這種「鬆的概念」,是給習拳者留下了一個非常有效的心法;一般,要練鬆,我們很自然就主觀地用意念指令某一個關節,身體某一組肌肉鬆開,但往往結果是,那關節、那組肌肉更緊,更不鬆。假若,在意念上覺得,那關節已斷,那肌肉已瘸敗,那還能不鬆嗎?



第二段的講話,是鄭師終一生練拳所得的結論我們在習拳的歷程中,是不斷的加、加、加……拳套37式、88式、108式……;楊式、吳式、陳式……;劍、刀、槍、杆;……手法、腳法、技法、心法……;練力、練氣、練意、練神………。能練意、練神、不是已達高級境界嗎?鄭師認為,到這關頭,是給自己意識擋住了,就不能進步。所以我們要像布袋和尚,一袋、一袋的放下,什麼拳式拳套,什麼刀槍劍杆,什麼手法心法……一一放下,才能輕鬆上路。最後,更要如前輩們說的:「拳無拳,意無意……」,還要「練神還虛」,連神意也丟掉,才能再闖高峰。



佛家的金剛經說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。」習拳入門是不斷的加加加,加的是露與電,祗是片刻呈現,短暫擁有。要達至大成,是不斷的減減減;減去了那有為的夢幻泡影,從「有為」進入「無為」才是終極。

讓我們由斷臂開始,而至無我,無身,進入「真鬆」的境界。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