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拳道


拳道十四:太極拳論之三

2012-10-28

虛靈頂勁,氣沈丹田。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。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,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,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。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。

正如前輩說:「太極拳是知覺運動。」以上的描述,是「知覺」,而非什麼手法身法,是「意」的作用。

 

 

虛靈頂勁,氣沈丹田

是兩種同時出現的感覺,但這種感覺不是「追求」所得;是當身體、四肢、各關節、同時極度放鬆時,頭頂像給一根細線吊起,這就是虛靈頂勁;而,因虛靈(或稱為虛領)的狀態,令體內的氣慢慢沉向丹田,進而沉向湧泉。

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

一個給懸吊著的身體,必然是空鬆垂直不偏不倚的。鬆垂的身體,一動一靜,都是外境所引動,非主動,不能自決,體內的感覺若隱若現,自然而然。不偏不倚,就是守中的狀態,是虛領、鬆沉的結果。不是固守,是靈活的。

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,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

假若,你是一具給懸吊著的木偶,沒有主動的反應,別人左一把,右一把的推你按你,或提或壓,你祗是隨遇而動,對方所用的力自然落空;就會感到虛杳無處著力,高低進退無所適從。正是:仰則高不可攀,俯則如臨深淵,進則如入暗室,退則如墮險谷。

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

一件物體,輕靈到一個程度,不能承托著一片羽毛,小蒼蠅都不能落腳;那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加在上面呢?這就是,我們要追求的輕靈狀態。葉大密前輩描述輕靈為:「太極輕靈,如荷葉承露,有傾即瀉。」這又是另一種意境。

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

「走架」是「知己」的工夫,「推手」是「知人」的練習。很多拳種都有推手的練習。但一般習者,對推手的練習,有很大的誤解,都以為是用手互推的習練。其實,推手是「聽」的訓練,所以前輩稱推手為「聽勁」。

「聽」,在診症時,醫生用聽筒探聽病人體內的動靜;而拳術的「聽」,是藉著空鬆的身體四肢,來探測對手的虛實;與對手接觸的肢體,尤其要輕靈不用力,才能感覺到對手動靜虛實;正如醫生的聽筒,要管道空通,病人體內消息才能暢順的傳入醫生的耳朵。所以,在推手中的身體四肢;在診症中的聽筒;祗是傳送訊息的工具,真正的「聆聽者」是推手者和醫生的感應神經。

「聽」,在廣州方言,是有「等」的意思,例如:「聽一陣」,就是「稍等」的意思。所以,「聽」有「恬靜等待」之意,讓信息傳來,而不是刻意去找、去聽。
拳術的「感應能力」,是要通過長期「守中放鬆,不刻意,不主動」的鍛煉去琢磨出來,沒有捷徑;是要「用力日久」,才有所得。

一個成功的「聆聽者」,是能聽出「被聽者」自己也不覺察的問題。那就是:「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」的本事。

英雄所向無敵:有無敵的英雄嗎?真有的話,他必然要走過:「虛靈頂勁,放鬆守中」的長期熬煉;成為一個捨己從人的「聆聽者」。是無止境的功課。

皆由此而及也,「此」就是指經過鬆柔挺拔所練出來的:「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,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。」,具備了這些條件,才有機會成為英雄。

 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